Nothing have gone

一个不起眼的段子。

码一个不起眼的小段子,大概就是关于Tony和Charles在实验室发生的小故事。
里面的内容纯属瞎掰。只是和专属对戏得来的小灵感。
随意看看-
不占tag,不知道有啥tag

T:umm,professor?帮我过来看看这个原基数的方程组是不是出现问题了。 

C:哦,Tony你刚才为了试用你的机械手臂把我放在这里了你忘了,我现在…动不了。

 T:(埋头干活)we-ll-dom,Jarvis,打电话给Eric叫他过来 

C:其实,你可以顺手把我的轮椅推过来…

 T:哦!我正忙-着-呢-,Eric喜欢这个工作的你也是知道的。 

C:???这个工作??帮我拿轮椅??

 T:回头给个坚强的微笑)对,他忠于他的工作,你怎么不快点动动你的懒骨头呢教授?你看没看到我因为反应堆焦头烂额? 

C:我说了我动不了…

 T:那就打电话给Eric!Jarvis,打电话给Eric。

 J:sir,Eric先生好像因为你一早给他打了几十个电话而屏蔽你了… T:what…你是不是忘了附加信息“Charles致”?? 

C:(笑了摸摸下巴)依旧解决不了问题啊 

T:会的,哦天呐!教授你快来看看这个反应核心的构造!!快快快Jarvis打电话给那个该死的…哦抱歉,给那个Eric啊。 

C:算了Tony我正在爬过来的路上…

评论